_little-forest

江湖十里一杯酒

1️⃣ 【电竞同人】 随便乱写的没想好叫什么的cp文(下篇)

不写糖会死的我|因为写末日背景差点写成悲剧的我还好立了一定要写喜剧的flag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我对不起大家说好写糖结果写了太多的无关场面【捂面跑走】  感觉自己仿佛智障

【可以忽略的末日背景】【兮夜 ×mystic】
(三)
       平阳镇往西十几公里处有个枯木林子,已经荒了好些年了。当年突然诡辨的气候让这些没来得及进化的落伍者只能在五六十度的高温下被炽热烤干成屹立不倒的历史见证者。

       兮夜今天的任务就在这儿,奖励很丰厚,有大把的金币,最重要的,是报酬中有一张通往六大界的不记名门票。

       六大界,只是被人口口相传这样叫而已,是当年异变突生的时候顶尖的能力者们分别创造的六个地方,后来慢慢联结起来,构成一张网,称为六大界。

       虽然从末日元年之后大家都说现在是末日,白日里的温度从早年的四五十度已经到了如今的近六十度,到了夜里,他们所谓的寒冷也不过是四十五度左右罢了。这样在早年绝对无法想象的灼人高温和陆地上随处可见的进化失败的变异兽,他们其实早就习惯了,进化产生的耐热体质和因各人体质不同产生的特殊能力让他们逐渐能够在这样残酷的世界里生存下去。

       这是像兮夜这样没能在早年进入六大界的边境人的生活现状。进化,变强,寻找能力点的顶峰,在乱世中苦苦挣扎。

       然而听说在六大界的某些地方,当地的辉煌成都甚至能和末日纪年之前相比。繁荣的街道,来来往往的能力、特殊物品的交易,鳞次栉比的高楼和有艺术气息的建筑物,无一不让处于六大界之外的边境人向往。

       然而六大界里真正让兮夜向往的,只不过是一个人,那是他曾经的战友,他说他叫阵圣俊。

(四)
       兮夜、957、condi和zero都来了,队里接的悬赏,任务名头听起来很大,说是抢从六大界中的夜红鹰界运到默德林界的一批货,途经这片枯木林子。

       夜红鹰界。这是兮夜六大界中最为熟悉的一个世界。

       阵圣俊在那儿,这是condi亲口说的。

       很久没下雨了,车辆行驶过带起满天的沙尘,深深的车辙蜿蜒盘旋。兮夜他们陆续赶来,悄默声地落在干秃秃的树叉上,看不见护送者,车窗一片黑洞洞。

       兮夜回头看了condi一眼,示意他等等。车队又往前行驶了一段,几个前期发起进攻的猎人猛地跳起向前突进。957打个眼色准备跟上去,zero反身按住他,目光还死死钉在车上。

       车门突然开了,兮夜猛地开启能力,瞬息之间被拉长,看见从几辆车里接连跳出几个穿着红色作战服的男人,一样的表情,让人一时之间难以分辨。

       前期发起进攻的能力者们被纠缠住,车队还在走。兮夜不再犹豫,几个队友眼神交换,957和condi纵身跃下去,兮夜半俯身看准时机准备切进去。

       车队被迫停下来。兮夜注意到车队中除了一辆车的丝毫没有动静以外,其他的车辆都是车门大开。

       他对着传音器小声地说了句:“掩护我去第三辆车看看情况。”

       957和zero 沿着第三辆车的方向厮杀过去,兮夜眸色一沉,把时间拉慢到20倍速,一瞬就凭借轻巧的个子突到第三辆车前。

       车门还是没开,兮夜沿着车身小心地跳跃,直到他在准备拉开门的那一瞬间,猛然暴涨的杀意让他直觉性地就把能力直接开启到30倍速然后猛地向后退。zero察觉过来迅速在他和车间立起土障,土障立起的一瞬间一个并不庞大却锐意惊人的身影就猛地贯穿了它。

       957他们毫不恋战迅速退回到兮夜身边,四人形成配合已久的攻防之势,周遭的猎人们也逐渐摆脱了对手小心地回退到遮蔽物下。

       面前的对手有半张脸隐在面具下,露出来的半张脸上的表情和刚才那些穿红衣服的能力者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刚才的人脸上并无半丝生气,而他的嘴角像带着若有若无的嘲笑。

       四个人脚下行进几步,condi猛地发起进攻,凌冽的身形唰地一下就冲了出去,另外三人迅速跟上,兮夜的武器是两把长刀,刀身细长轻薄,随着他高速地移动迅速在敌人身上留下一条条越来越深的伤痕。对方抬手要进攻,zero立马举盾立在众人面前,957趁势一个翻身开启能力,只见毫无绿意的地面迅速生出胳膊粗细的黑色藤蔓倒刺在对方身上。

       半面人反手一抓藤蔓,兮夜看见他的手是十分诡异的暗青色,手上一用力,整个藤蔓断开来,兮夜他们才刚刚来得及反应,只见半面人脸上浮现出一片蓝色暗纹,周遭又阒然出现四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半面人。

       兮夜身形一退就要冲向其中一个,对方却仿佛没看见他双手握着的双刀,而是直挺挺盯着他的眼睛,右手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向上举起,像是想握住他的喉咙。

       兮夜眉头一皱,脚下动作不变,把收在两侧的双刀方向一改举到面前,一步踏过去,刀锋一转就在对方身上烙下一个深入见骨的痕迹。兮夜刚要反手将刀锋转上沿着对方的身体竖切一道,对方双手一抬就要掐他的脖子,他右手一收砍掉对方的左手手腕,左手横切一道将对方拦腰斩断。

       战斗一结束,兮夜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个青手半面人就从刚才被斩杀的人背后冲过来,兮夜下意识地伸手去挡,却听见砰砰两声,有什么攻击打在半面人的身上打断了他。

       兮夜趁机后退,目光一转,落在刚才那第三辆车的车门旁,整个人都怔了。从车上下来的人双手握枪,双眸黑亮湿润,直直看着他。

       兮夜一时说不出话,最后话音低转,骂了句“傻逼”。

       阵圣俊像是听见他的话,抿着嘴角笑得甜甜,兮夜看见半面人转身往他的方向走过去他却还在傻笑,一瞬间心提到了嗓子眼,喊了声:“傻逼走啊。”

       阵圣俊仍旧没动,兮夜刚打算冲过去,半面人却在阵圣俊不远处停了下来,微偏着头,说话间笑意里满是冷漠:“阵圣俊,这是你要找的人?”

       兮夜脚下一顿,一时反应不及。

       “对。”阵圣俊目光缓缓扫过他们的脸,嗓音还是兮夜熟悉的甜糯,一点也不像一个猎人,不过他本来也不是。

       “他们是我的队友。”阵圣俊看着兮夜的眼里满是笑意,半面人冷哼一声,“自己毛都没长齐还说什么队友。”

       阵圣俊不以为然,双手一转把枪收了回去,转而笑眯眯地朝兮夜走来。

       兮夜眉头一皱,和957他们对视一眼,condi忍不住问:“怎么回事?”

       阵圣俊走到兮夜旁边,牵起他的手,兮夜下意识就要抽回来,却被拉住:“你们接的任务不是抢他们送的货吗,我就是,他们运的货。兮夜,你要不要把我抢走?”

       兮夜看着眼前和往常一样奶声奶气看着他就要缠着不放的阵圣俊,心里忍不住生气,难道这段时间的分别在他眼里就像没发生一样?越想越烦躁,张嘴就要说“不要”,阵圣俊却仿佛意识到他要这样说,立马伸手摸了摸兮夜的头,打断他要说的话:“没事没事,我自己回来就可以了,你不抢我也要回来。”

       兮夜实在无话可说,老实说,他还没怎么明白到底怎么回事,condi和他对视一眼,也是一脸无奈。阵圣俊一向像个小孩,他们早该习惯了。

       被两个人卿卿我我冷落了半天的半面人目光微微一扫,“联合会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小孩,难怪你姐姐非要把你送出来,再留下去真是找死。”

       阵圣俊耸耸肩,挽住兮夜的手臂,一副“恩你说得对我没用但是我乐意”的表情。半面人也懒得再跟他搭话,重新上了车,红衣能力者们也跟了进去。没一会儿,车队就恢复了刚才的平静,远远地把众人甩在身后离开了。

       zero走过来,一脸懵逼:“这就没了?我们的奖励呢?说好的金币和六大界门票呢?为什么我们什么都没拿到还收了个拖油瓶回来?”

              阵圣俊一脸不满,zero知趣地没再说下去。

       算了,既然好不容易回来了,那就以后再追究以前的事吧。

       兮夜难得地想。

(五)

       分开第五百八十天,兮夜和阵圣俊再次相遇。

       兮夜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他刚回来的时候,兮夜总是担心阵圣俊不久后就会像当初那样迫不得已地离开,回到他那个从小长大把他保护得一派天真无邪的夜红鹰界。后来阵圣俊告诉他,当时联合会叛乱的人已经大半被解决,他姐姐一是担心他的安全,二十被他实在磨得没有办法才想了个法子让他半面人的保护下伪装成货物送出来,后来还特地给兮夜他们队发了任务让他们去接自己这个长不大的弟弟。

       兮夜认真地听完,认真地问:“那我们的佣金呢?还有那张门票。”

       阵圣俊也一样认真地解释:“我姐姐应该很快就会把钱派人送过来,还有那张票……”说着说着他俯身顺着兮夜的脖子绕上去,下巴压在他的肩上,吐纳间的热气顺着兮夜的衣服敞领处钻进去:“那张票是我留给你的,下次如果再出了这种事,我一定不会把你一个人留下来的。”

       这次兮夜的脸真的红了,他把阵圣俊推开,不去看这个小孩湿漉漉的眼睛:“说话就说话,别老是动手动脚的。”

       阵圣俊瘪瘪嘴,白净的面庞上写满委屈,奶声奶气地说:“噢……”

       奶绵绵的颤音听得兮夜心头直发软,想到阵圣俊这么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为了他特地跑到这种山疙瘩来受苦,他又后悔自己冷淡的语气,忍不住压低了音量,安慰他:“你乖,我不是怪你,只是我怪自己看着你来来去去一点办法也没有,又担心你又什么都做不了。”

       说罢还怕他不相信,想了半天,看着自家小朋友仍然低垂着的面容,忍不住用手去抚了抚他的鬓角。像是在给阵圣俊加油,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在给自己打气。

       他神思还在乱飞,阵圣俊拉下他的手捧着自己的脸,还颇为享受地蹭来蹭去。

       像只小猫。

       这是兮夜的第一反应。

       反应过来的兮夜非常不厚道地抽出了自己的手,刚想着这家伙一点教训都听不进去还想训他,就看见阵圣俊像小黑狗一样明亮又闪烁的大眼睛汪汪地看着他,于是心口一向不一的兮夜头一次——主动把自己的手又放回了阵圣俊的手心里。手指刚一触到对方那熟悉的凉冰冰的白皙面庞,心软得一塌糊涂,忍不住用手背关节轻轻刮了刮他的脸,阵圣俊非常配合地闭着眼睛轻轻蹭着。

       大概是灯光很好,月色很好,气氛很好,总之一切都好,才让兮夜在阵圣俊第一百次说:“最喜欢洗液了”的时候,他也终于弥补了这个在这个小孩离开的五百八十天里自己一直后悔的缺憾。

       “恩,我也最喜欢你。”

       那晚阵圣俊亮闪闪的眼睛让兮夜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到了记忆中幼年时挂在天空中的星星。

(六)

       “兮夜。”听到阵圣俊喊自己的兮夜仿佛已经看到了他背后那摇个不停的狗尾巴,“我好喜欢你啊。”

       兮夜翻个白眼,没理他。自从上次自己忍不住回应他之后阵圣俊就一直妄想能再听到兮夜的表白,只要两个人见面,阵圣俊就三句话不离“兮夜可爱”和“好喜欢兮夜”。

       队里的其他人也早已经免疫,每次听到这话的时候都和兮夜一样直翻着白眼离开。

       这天兮夜正在自己房间里保养自己的两把刀,傻白甜阵圣俊门都不敲直接进来,兮夜头也不回地翻了个白眼,问:“怎么了?”

       “兮夜,你在干嘛?”阵圣俊在兮夜的床边坐下,兮夜在心里吐槽阵圣俊的白瞎,没好气地说:“擦刀。”

       “噢。”阵圣俊乖乖点头。

       兮夜不动声色地扫他一眼:“有什么事吗?”

       “没事啊,就是想看看你。”

       兮夜心头一动。

       “兮夜,你想我吗?”阵圣俊望着他,熟悉的面孔和晶莹的眼睛,和无数次在梦中见到的没有半分差别,“我好想你啊,我想过很多办法回来找你,也逃跑过很多次,但是每次都失败了。每次我特别想你的时候就很希望能亲眼见你一面,哪怕是远远地看一眼也好。现在我好不容易回来了,我要把这些日子想见你但是却见不到的次数补回来。”

       兮夜顿了顿,放下手中的刀,踱了半天步子最终在阵圣俊面前站住,他望向自己的那双眼睛仿佛包含了所有的情感,兮夜轻轻伸手把阵圣俊的头发揉乱。对方伸出手环住他的腰,把头靠在兮夜的身上,像是在吮吸他身上的气息。

       “傻逼,我很想你。”兮夜抚摸着他的头,气息沉重:“我很喜欢你,你不用总是这么没有自信,我喜欢你,以前是,现在也是,将来也不会变。有些话虽然我不爱说,但是我想你能感受到。我不太会证明什么,但是……”

       话还没说完,阵圣俊早就抬起头用那湿漉漉小狗样的眼睛望着他,嘴角是藏不住的笑意,还不住地用他的脸在兮夜身上蹭来蹭去。

       兮夜捧着他的头,手上有些紧张,看着阵圣俊转来转去的小眼珠子,忍不住说:“把眼睛闭上。”

       阵圣俊应了一声乖乖闭了眼睛。兮夜忍不住笑出声,反倒缓解了不少紧张感。

       阵圣俊闭着眼睛仰着头,也不知道兮夜要干什么,直到对方灼热的呼吸和自己的相交汇,直到嘴唇上敏感地传来同样柔软的触感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是一个他期盼已久的吻。

       兮夜闭着眼睛用嘴唇勾勒着对方的轮廓,轻轻用牙齿啃啮阵圣俊的下唇,两人呼吸交融,直到阵圣俊口齿不清地轻轻说“兮夜张嘴”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就听从了对方的要求。

       阵圣俊的小舌头很顺利地滑了进来,陌生的触感让兮夜忍不住咽了下喉咙,这样吮吸的动作一下引得阵圣俊更激动。他双手环住兮夜细细的腰,忍不住用力按向怀里,像要把对方揉碎在自己的怀里,嘴上也不停,用力勾着洗液的舌头往自己嘴里带。兮夜也忍不住回应他,双手深深插在阵圣俊的头发里,用力让自己顺滑的小舌头和对方的纠缠在一起。

       两个人相互用着力,喘息着。在凉白的月色下,阵圣俊无声地笑:“怎么办,更喜欢兮夜了。”

       兮夜咬住他的舌尖,厮磨着小声喘气:“没关系,那就喜欢吧。”

       反正,我也只会更喜欢你。






来自一个非要写糖却又一定要在第二篇结束文的莫名奇妙写手

 


评论(8)
热度(10)

© _little-fores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