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little-forest

江湖十里一杯酒

3️⃣ 【电竞同人】 药

[君花 ] 
#此梗非原创,大半夜失眠突然就想写了而已,希望不要深究~

请勿上升真人,请勿转出lof
★我们的智障圣枪哥不可能这么会撩妹★
——————————————————————————

李炫君今天很不高兴。

今天下午Rank的时候,有一局他被压制,有两次他喊翠花来,这个九岁少女居然没有立马屁颠屁颠赶过来,害得他一次死一次差点死。

这叫做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看来是时候给他点颜色瞧瞧了。这位芙兰朵露的忠实爱人在心里默默立下flag。

然而这位智障少女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被李炫君赶下车的他开开心心地立马挤上了一群畜生的破车。直接把本来就重感冒的芙兰朵气到头痛,在诅咒了他们很快就翻车之后连晚饭都没吃就回房睡了。

一觉睡醒,李炫君的气也消了不少。只是大半夜的,晚饭也没吃,头还晕乎乎的,实在不好受。

李炫君艰难地跑到厨房转了一圈,并没看到什么可以吃的,又跑去冰箱看了看,恩非常好,有一份好心人留的蛋炒饭,就着微波炉加热一下应该还不错。

等到这位死宅饥肠辘辘地把蛋炒饭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的时候,外面的灯突然亮了。李炫君一边往外看是谁一边取筷子吃饭,很快,一张皮肤白皙有着坚挺的小鼻子的男生探头看了过来,“你醒啦,喝药了吗?”

还没睡醒的少女翠花眨巴眨巴眼睛问。

“还没,太饿了,找点东西吃先。”

“那我去帮你拿药。”曾湛然一边说一边往李炫君的视线外走,“你睡着的时候我给你量了量体温,都三十九度了,你不舒服也不知道说一声,我出去买药都不好买。”

随着曾湛然说话声音逐渐变小,他的身影也消失在李炫君的视线中。

耳旁的喧嚣突然消失,四周很快又恢复了静谧,李炫君心里倒矫情地失落了一小会儿。
就只是一小会儿,因为翠花很快又回来了。
他把两盒药放在桌子上,去帮李炫君倒水,等到把水放到他面前,才想到:“吃饭这时间能喝药吗?”

“没事,什么时候喝不是喝,我现在头很晕,正好喝了我等会再回去睡一会。”在这样气氛总是格外温柔的深夜,面对面前的小可爱,李炫君已经完全忘了下午立的flag。

果然,药不能乱吃,flag可以乱立。

李炫君打算吃了饭再喝药,但是zzr毫不掩饰的直盯盯看着李炫君的目光让他一顿饭吃得心猿意马的,明明很饿,但是面对珍馐海味蛋炒饭他居然食不知味。

不对,不该说是食不知味,应该说是食髓知味了。

心猿意马到另一个世纪的李炫君终于放下筷子,把两盒药拆开,看了看说明书,扳了一颗下来,看着面前温柔的小男生,说:“过来。”

翠花拖了拖椅子坐得离他更近。李炫君估量了一眼距离,皱眉,直接伸腿一勾把他拖到自己面前。

把药塞到他的嘴里,嘴唇软软的,带着潮意,李炫君的指尖很凉,摸上去还带着扣动人心的暖意。

“含着喂我。”

李炫君尽量让这话说得霸道总裁,尽量不让自己在灯光下显出脸上的潮红,尽量说得——让曾湛然心甘情愿地乖乖听话。

少女两颊红扑扑地答应:“噢……”

李炫君一挑眉,翠花半闭着眼睛,害羞地凑过来,愣是找了半天没对上位置。

李炫君简直想打这个智障对象的头,虽然他自己其实也是个智障对象,不过显然他不会承认。

李炫君怕药被曾湛然含化了让小少女觉得苦,一手拖着zzr的下巴轻轻咬了上去,然后按着他的下巴往下拉,舌尖轻巧地探进去,蜻蜓点水般划了一圈,把药勾出来,已经化了不少了。

他退出来,拿起旁边的杯子灌了口水把药吞下去,看着一副才刚刚开荤还没满足的样子的zzr,深知这些药估计一时半会儿是吃不了了,半笑着把zzr椅子往前一拉,这回他是完完全全就在李炫君的怀里了。

李炫君一手从后面轻轻拖住zzr的后脑勺和脖子,一只手拦住腰,又重新吻了上去。

这次就没那么急了,自己从后面托着他也不怕他累,就沿着zzr的唇线一圈一圈的轻轻咬着,舌头抵着他的牙齿,也不深入进去。zzr等了半天,李炫君还在慢慢地舔他的嘴唇,有点儿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舌尖探出去,李炫君的舌头沿着他的牙齿扫过去,正好把他的舌尖扫了一圈,却像没什么反应,还是继续厮磨着。

zzr耐不住地张开嘴仰头把舌头伸出去,李炫君这才接住他,两个人嘴唇不碰,半探着舌头在空中纠缠。

空气寒凉,他们俩却火热。zzr伸手从背后用力箍紧李炫君,李炫君则单手沿着他的腰线一圈一圈地抚摸,一时忍不住掀了衣服伸进去触摸他紧致的腰身。

“感冒还没好,小心传染给你。”李炫君不太好心地提醒。

“没事。”zzr微微向前,结束了没有凭依就任凭两人纠缠的情况,直接把舌头伸进了李炫君地嘴里,两个人一通搅动,少女喘着气笑:“你给的,什么都要。”

李炫君情难自禁,踢开椅子,两个人站起来,他一手抓了桌上的药一手带着zzr往自己的房间走:“那正好,今晚都别睡了。”

语音蛊惑,叫人没法拒绝。

评论(4)
热度(41)

© _little-forest | Powered by LOFTER